老夫当年也是神一般的少年

元帅你没有名字 上

角色:戏子 元帅 留学生  

关于:原创/民国/耽美/不知所言/无糖

【序】

醉拍春衫惜旧香。

天将离恨恼疏狂。

年年陌上生秋草,日日楼中到夕阳。 

云渺渺,水茫茫。

征人归路许多长。

相思本是无凭语,莫向花笺费泪行。

 

【一】

他是一个戏子,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咿呀呀的唱着别人的故事。戏子在台上惊艳四座,但在卸了妆下了台后没有人认得出他。

因为他很不起眼。

苍白如纸的脸色,带着一副旧得就快破掉的眼镜,背微微的驼着,穿着一件藏青色的老式长衫,简直是要与周围的夜色融为一体。 

但是有一天那个戏子不见了,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。戏台上再也看不见他的影子,有心人来问过班主,班主只是摇摇头装作不知。

镇子外面有人曾经看到,戏子被一个穿着军装的人接走了。

于是有人就说,戏子被人接到城市里过好生活了。班主听到只是微微一笑,外面戏台上锣声一响遮过了班主轻语。

唱腔一起,带着无尽悲欢——戏渐渐开场。

 

【二】

离开小镇来到县城的戏子被元帅带到了一个府邸里,那个府邸的南苑住着元帅的姨太太们,不多,只有两三个。北苑住着元帅养的男宠,也不多,也是只有两三个。而元帅带着戏子见过了他们后,将他安排进了西苑,这个府里最安静的角落,也是离元帅最远的地方。

对于突然出现的戏子,南北两苑的人一开始是对他非常好奇,原本以为唱戏的都是个狐媚子,却发现这个妖精长一点都不起眼,只能算得上清秀。

除了这样,竟然还有些读书人的气性,傲气的不行。素日不与人交好,话也不多说一句,连多说的话也是带刺的。

可出乎意料的是,如此傲气的戏子,偏生元帅是喜欢得不得了,自入冬以来戏子便被元帅独宠。

戏子记得那一日风还未曾来得及寒冷,他却感到了寒风的刺骨。

 

 

从此之后,元帅无论去到那里都带着他,无论什么都宠着,千依百顺,呵护至极。

元帅拔掉了戏子保护自己的刺,将他护在手心。让他从刺猬变成了兔子,周身的弱点都暴露在了无形的空气中。

“我会保护你,所以这些刺你不需要。”

戏子顺从地点头,被元帅包裹在怀里的他向外探头看去,周遭是遮掩不住的妒忌目光。

戏子将头埋在元帅的怀中,汲取着元帅怀中的温暖。

兔子又怎么样,只要他愿意,他的骨和血都能将人置于死地。

 

【三】

一天又一天,元帅对戏子的宠爱有增无减,差一点就让戏子沉溺在其中。

直到那个人从英国留学归来,青梅竹马,天之骄子。相比于毫无优点且孤傲的戏子,那个人就是发光的太阳。

而渺小的戏子被太阳的光芒所笼罩,连身影都被都被覆灭,跌入到了一个无法逃离的深渊之中。

 

初冬的日头还剩有少许的温度,戏子站在院子里晒着太阳,轻轻的哼着小曲,婉转低吟间是散不去的韵味。

留学生来了,穿着一身外国特制的西装,短发被修剪到恰到好处,稍长的刘海往后一梳,露出一张精致好看的脸,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。

而戏子还是带着那副破眼镜,穿的则是去年元帅给做的一身靛色绣莲纹的长掛,半长不短的黑发随意的披在着,有点长的刘海就这样搭在额前,不怎么理过。看着一点都不像是戏子,反倒像是一个沉迷在书堆里的秀才。

戏子余光微微扫过站在苑门的留学生,留学生让小厮敲门,戏子只当没听见,把留学生晾在一边,直到将小曲后段再哼了一遍,这才将留学生请进屋。

留学生忍住了戏子对他的轻视,跟着他的脚步进了屋,留学生在戏子身后,眼神四处打量戏子的屋子,屋子的装饰很简陋,墙上只挂着几张山水画,桌上几瓶花都是眼可数的,竟再无别的了。

戏子将留学生带到了前厅,还没等戏子开口说话,留学生便自觉的往主位坐下了,连戏子装客气的时间都不给,戏子只得垂眼,掩下眼中不屑的眼神,唇角微扬,随便找了个位置便坐下了。

留学生看到他坐下了,就开始自顾自的说话了。戏子端坐着耐心听完他讲话,听着他讲与元帅的青梅竹马,听着他讲说留学时的生活。留学生问道戏子小时候有什么过去的时候,戏子轻描淡写回了句,都忘了。

留学生愣了一下,有些接不住话头,又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,便使了个眼神让小厮把东西捧上来。

——那是一碗炖汤。

一碗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的炖汤。

戏子纤细的手指慢慢的抚摸过碗边,他看着留学生鸣鸣得意的样子,呵,这位小少爷可是相当真是天真烂漫。他不愿多看那糟心人,干脆拿起碗,将那碗炖汤一饮而尽,一滴不剩。

“三少爷想做的事已经完成了,送客。”戏子用袖子擦掉残留在嘴边的水渍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留学生不屑的带着跟班离开了。

然后,戏子在当天夜里失去了声音。

元帅找遍名医都没能够让戏子的声音回来。

 

【四】

这一年的开春,老元帅举办寿宴,元帅宴请了所有关系好的人为老元帅举办寿宴。

元帅府的人都去了,戏子也去了,他穿着一身深色暗纹修身高领长掛出现宴会中,漆黑的长发被一条深色丝带绑在脑后,破眼镜被他摘下,清秀端正的五官清晰起来。本来微驼的背部挺直了,修长的身形的优点显露出来,就像是涉世未深的一个公子哥,与周围的环境是显得如此的格格不入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吸引力,让人的视线无法从他身上挪开。

元帅无意中发现了被人群围住的戏子,轻叹了声,跟身边的人交待了几句。便来到戏子那处,将他拉离了人群,两人走到花园,元帅开口想训斥戏子的不小心,但接触到他无辜的眼神后又不忍心了,只留下了一句自己小心点,又被人叫了会宴会中心,周旋于权贵的之间。戏子透过窗户看向元帅,只见他身边的留学生捧着酒杯,对戏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。戏子不知道他从何而来的优越感,大概是他比自己更上的了台面吧,所以戏子也没多搭理留学生的挑衅。他捧着吃食,站在角落看着来来往往的人,在热闹的人群里,突然看见一抹可疑的身影闪过,在一张桌边鬼鬼祟祟不知在做甚。

戏子的嘴角微扬,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。平日都是自己做戏别人看戏,现如今也有别人做戏给我看了。

最后,元帅还是不放心在人群格格不入的戏子,把他从角落里挖了出来,带在了身边

 

【五】

元帅将戏子带到老元帅的跟前,老元帅乍眼一看还以为谁家的公子哥,元帅在一旁给老元帅介绍的时,老元帅才知这是自家孙子捧在心尖上的那个戏子。

戏子礼貌的对老元帅作了个辑,也老实实按规矩给老元帅敬酒。虽然老元帅不是很看得起戏子这样的人,碍于他孙子的面子,还是将戏子敬的酒喝了。

美酒入口,是穿肠毒药。

 等戏子反应过来的时候,老元帅已经在他面前倒下了。

血从老元帅的七窍流出,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戏子,装过毒药的杯子碎在老元帅的身边。

他死了,毫无预料。

而戏子虽有一瞬间的讶异与慌乱,但很快的冷静了下来,只盯着杯子的碎片久久没有反应。

元帅的部下们将愣在原地的戏子包围其中,戏子被枪口围在中心,没有声嘶力竭的辩解,没有害怕。抬头看向元帅的时候,目光是一片清明,他视线微微扫过站在元帅身边的留学生,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可疑的身影,还有杯子的花色。元帅不可置信地看着戏子,戏子没有回避的他的目光,直直的与他对视。

 

结果,戏子被元帅打了一顿,软禁在了西苑。

老元帅下葬的那一日,满城银钱洒落,仿佛回到了寒冷的冬天,数不清的银钱如大雪飘落。

戏子坐在窗台看着在外边,身上的鞭痕隐隐作痛,他听着哀乐不绝,声音不断,到底是哭声还是笑声,戏子已经不太能分清了。

之后,戏子像是被遗忘了一样,西苑成了府里人口中的禁地。

就这样过了两年,两年来除了送饭的丫鬟来过就没有任何人来过西苑,不过就算是丫鬟也只是把饭放在门口就走了,过了晚饭时间就把放在门外的空碗筷收走,而戏子除了吃饭吃药也没有出过房门了。

所以当元帅见到他的时候,他一个人坐在屋内,遍地铺满了写满字的宣纸,手中还抓着笔不知道是在练工笔还是在练字。

他脸色苍白如纸,握着他的手都会有种他即将消失的错觉。元帅心痛地将他抱进怀中,在他耳边柔声地说“放心,我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
他又恢复了元帅对他的宠爱,这次又是为了什么,戏子看着元帅的睡脸,轻轻地在他眉间落下一吻。

 ——算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待续的分割线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评论

© 咯吱咯吱山的鱼干 | Powered by LOFTER